跑得了中长跑 解得出奥数题:无体育 不华附

大洋网讯 6月23日,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在意见中的“坚持‘五育’并举,全面发展素质教育”部分,专门提到强化体育锻炼,从国家层面强调体育教育的重要意义,提出“实施学校体育固本行动”。

期末考将至,“华附之队”的教练和学生们还在坚持日常周一、周三、周五和周日训练的节奏。其实一次训练课耽误不了学生们多少时间:两个小时的训练,对于这群学业成就拔尖的孩子来说,是一次彻底的大脑休息和调整。有意思的是已经开始放暑假的大师兄高英奇也回到了母校参加华附田径队的训练,他是武汉大学校田径队成员,“回家”是因为“这里的训练条件很完备”。

华附高中男子足球队获得本赛季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高中男子组总冠军。

同在一个田径场,刚刚创造学校历史的华附高中男子足球队常规训练开始。2018-2019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高中男子组总决赛,华附面对传统强校——在学术及升学成绩竞争中同样是其对手的长沙雅礼中学,最终华附顶住巨大压力,在点球大战中比对手胜出一筹,艰难夺冠。这次总冠军对于恰好迎来高考放榜的华附而言,并不比学生们的升学战绩逊色。

无体育不华附

学生学习不努力难有收获,同样的道理,校园体育不投入又怎可能有成绩?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是广州人心目中的“神学院”,这所顶尖中学事实上在体育教育领域,也投入了最大的努力:

华附足球队能有如此成就,看看他们的配置就明白。在华附田径场一侧的功能室中,足球队有自己的更衣室,内里设计甚至与职业联赛球队的更衣室一样;他们有一个基本完备的教练组,老教练李勇祥几乎已把自己的整个教师生涯献给了这所学校,年轻的教练张勇瑞从大学实习期开始,就在华附足球队任教;他们还聘用了专业团队协助管理,有自己的队医,有守门员教练,又有校友创办的足球训练营资源作为教练组补充——唯有完善又专业的师资力量,才可能打造出一支真正的校园球队。

目前华附有五个项目的校队设置,包括足球、田径、游泳、羽毛球和新兴的篮球,还有建立在选修课基础上的健美操队、武术队、击剑队。执教的老师专业对口,学校也毫不吝惜从有限的资源和经费中,调配出用于提升体育教学质量的部分。就拿对设备和场地要求都并不高的田径队来说,华附田径队拥有风雨廊训练场地,可以使用的设施有力量房、冲凉房,有自己的更衣室,主教练魏秀云还计划申请一台投影仪,来作为教学设备,用于回放队员们的训练和比赛录像,做专业的技术分析。

当然,校内完善的体育设施不光只提供给校队的特长生们,普通学生一样有使用权。华附拥有竞技水平相当出色的校游泳队,普通学生在每年5月到10月也必修游泳课,毕竟学校有配备完善的恒温游泳馆,自然会让学生们好好利用。华附也不缺篮球场,校内有专业木地板球馆,也有一层室内的塑胶地板球馆。

值得一提的是华附田径场上的打卡机——初中奥班的学生是有硬性指标跑步打卡的,即便都是“学神”,华附奥班的这群孩子也绝非书呆子,没有人在中考体育科目考试上遇到过障碍。高中部会有年级体育部长和各班体育委员监督跑步打卡,村上春树通过跑步来维持他的创作力,华附的“学神”大概会在跑步时思考他们解不出的竞赛题。2018年收获授予本校在校生的最高荣誉——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的李林森就是华附学子,他在华附就读时,是年级的体育部长,谈起对华附校园的记忆时,李林森的回答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阳光长跑。来到清华后发现这里也有长跑打卡,好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华附校运会上3000米跑记录保持者不是体育特长生,而是2018届考上北大的谭健翔。去年北大校运会,包括谭健翔在内的华附“代表团”拿下了5000米、1500米、200米、100米跑冠军,立定跳远亚军等等奖项,不太了解这所学校的外地同学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华附难道是体校吗?”

神学院的体育课“系统”很复杂

华附学生处副主任林春鸿在梳理校园体育课程设置和活动设置时,写满了一页纸的内容。华附有三个校园运动会,与大部分学校一样,华附会在每年11月左右举办田径校运会,至今已举办了64届;除此之外,每年10月举行游泳锦标赛,也就是学生口中的“水运会”,而每年的下学期也就是上半年春季期间,华附则会举行一次“春季运动会”,学生戏称“春运会”,从设项来看它更像一个趣味运动会。“设置春季运动会的初衷与广州市的天气情况有关。”林春鸿说,“春季天气比较阴郁,我们在教学过程中有这样的经验,这个时期学生很容易陷入低落的情绪,所以一场趣味运动会对学生的心理问题疏导,很有帮助。”

华附“春运会”

华附每年都是“体育节”。除了上述三大运动会,学校还有棋牌类的智力运动会、四个校园杯赛,分别是足协杯、篮协杯、乒协杯和羽协杯,也就是以班级为单位举行的足球、篮球、乒乓球和羽毛球单项赛。再加上“阳光长跑”项目、“校运之星”评比,学校足足有十大体育活动项目。学校内的体育社团也有不少,足篮球都有自己的社团组织,此外还有武术社、啦啦操队、击剑社等等。

华附初中部每周有三节体育课加一节体锻课,高中的体育课安排了三节,而其他大部分学校只安排两节。初中体育课有明确的目标即体育中考;到了高中,学校体育课课内则分设必修课和选项课,必修包括游泳、田径、体能、广播操、太极拳、韵律操。从高一第二学期开始,学生可以选自己喜欢的体育选项课,比如篮球、羽毛球、足球等专项,一个学年最多开设8个项目选择。除了常规体育课,校园社团活动和兴趣课程内也有体育项目,体育选修课面向普通学生一周开一节课,有健身、健美操、武术等选项。就连课间操也有三套:广播操,自创的韵律操及太极拳,有喜闻乐见的,有充满动感的,更有文化传承的。“课程设置和活动设置的目标,都是保证学生每天至少有1个小时的运动锻炼时间。”林春鸿说。

校运会上,武术队为全校奉上表演。

体育社团并非小打小闹,去年考入北京大学的戴悦浩在高一进入武术社,他不是体育特长生,但在今年首都高校武术比赛中,戴悦浩是冠军队北京大学武术队的成员之一。

华附游泳锦标赛上还有专业的志愿者。

特长生培养不走特殊化

华附对特长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很高的要求。人体的运动机能与智力事实上关联万千,长久以来人们对体育生学业成绩差的顽固印象,或许来源于传统培养方式的“过度训练”占用了体育生的正常学习时间。已有无数顶级名校证实,体育生兼顾学业并不困难,学校要做的是研究如何在保障体育特长生科学训练和正常比赛的同时,帮助他们以坚强的意志力正常完成学业。

2013年世界中学生游泳锦标赛,华附帮助中国之队收获多个奖项。

代表中国中学生参加2017年世界中学生游泳锦标赛的华附游泳队。

华附的做法是不把体育特长生当做“特殊人”对待,但也尽力为他们解决训练比赛时间与学业时间偶有冲突时的难题。今年校足球队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中,前往山东打决战,球队教练组还得充当“家庭教师”,每天比赛和训练结束后,晚间7时至9时30分,教练组会集中队员并监督其晚修和复习。落下了十多天课程,回到学校后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习情况单独找任课老师补习。

今年高考后被媒体热捧的华附游泳队美女学霸王鑫尧,早已通过了清华大学体育特长生考试,但她对自己的文化课成绩还不太有信心,华附高三文科班的老师们组成辅导团队,在一模后每周、每科定期对她进行单独密集辅导,王鑫尧的高考成绩比她的一模成绩,提高了近150分之多,最终这位姑娘也如愿进入了自己的梦想之校清华大学。

校园体育是教育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训练和比赛的时间不能过度挤占正常文化课学习的时间,对于教练来说,有限的时间内如何更科学地做好训练计划,帮助学生运动员们发挥潜力,这才是考验其“功力”的要点。魏秀云执教田径队多年以来的思考集中在以下这些问题:如何解决学生运动员的营养配餐,如何保证训练时间里的高效和科学性。

在校园足球联赛过程中,李勇祥和张勇瑞甚至要制定球员的补水计划,什么时间喝多少水,什么时间喝多少补充微量元素的运动功能饮料,这些细节问题都在他们的科研范围内。

“体育特长生在校园里能够起到引领作用,有这些孩子带头,我们目前的校园体育氛围非常不错。”林春鸿说,“我想也不用多说体育运动如何改变大脑这些已经有很多科学研究的结论,对于学生来说,运动能舒缓紧张情绪,这一点是肯定的。华附在高考备考过程中都会很坚决地贯彻劳逸结合的原则,体育运动在学生的备考过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每年十二月华附校内都会举行“足协杯”比赛。

体育运动能提高孩子的抗挫能力,张勇瑞就很感叹自己带的这班学生军,在校园足球联赛中表现出来的韧性,“加上决赛,我们打了7场淘汰赛,其中有5场都靠点球赢球!这班学生的心理素质真的非常强大。”张勇瑞说,他指着在决赛中神奇地扑出点球的门将黎楚瑜,“这个孩子阳光帅气,学习成绩也很不错。”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许蓓

图片提供: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许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