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特头子为何在总部遭遇枪杀?计谋太高,杀手从进到出无人阻拦

1940年5月下旬,日军五省特务机关长吉川贞佐被暗杀的消息如同一枚重磅炸弹,迅速轰动了古城开封,引得百姓一片叫好的同时,日军高层和汉奸们却陷入了人人自危的恐慌之中,甚至在日本国内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随后,日本特务立即开始对此案进行调查,可是随着对案情的深入,日军特务们反而越发的糊涂起来,吉川为何在布防严密的机关总部遇刺?凶手为何能悄无声息的全身而退?凶手到底是谁?国还是共?一个个疑点让他们头痛不已。

在此,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事件发生的背景。七七事变后,随着日军入侵规模的扩大,“占领区”的形势反而让他们越来越感到棘手,不论是在情报上、破坏上还是杀伤有生力量上,国共双方的活动都十分有效,让日军难以招架。

经过“反思”,日军高层认为必须要加强情报工作才能扭转被动,于是一大批情报和特务人员被抽调到沦陷区,这其中就包括裕仁的外甥、土肥原的爱徒吉川贞佐。

客观的说,吉川的业务水平是很强的,他就任后不但很快强化了日军情报网络,同时还通过策反、暗杀等手段极大的破坏了河南的抗日组织,因此,杀掉恶魔吉川成了国共双方的共同目标。

为此,在双方的协商谋划下,暗杀吉川的计划很快出炉,而负责行动的正是军统河南站。军统河南站站长牛子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特工人员,对于商定的通过派人诈降来除掉吉川的计划,他非常认可,但这个诈降的人选却不是那么好挑的,毕竟很多特工都是在日军特务机关挂了号的。可就在牛子龙为人选问题愁眉不展之际,一个“生面孔”却不请自来了。

其实这个叫吴秉一的人是河南的地下党派来协助牛子龙的,通过了解,牛子龙得知吴秉一之前一直在华北地区的抗日游击队任职,很少来开封,于是吴秉一成了潜入吉川特务机关的最终人选。

人选确定后,后续工作击落密鼓的展开了。考虑到日本人生性狡猾,诈降或许不被信任,河南地下党找到潜伏在开封伪政府多年的徐景吾寻求帮助,在徐景吾的指点之下,牛子龙将突破口最终锁定在了吉川贞佐的心腹、开封伪特务队长权沈斋身上。

牛子龙

不久后的一天,由徐景吾出面宴请权沈斋,并在席间向权沈斋介绍了吴秉一,称其原为国军小吏,如今想弃暗投明归顺“皇军”,希望权沈斋帮忙说句话,说话间还递上了一大箱银元。权沈斋虽然贪财,但干特务多年,在此事上倒是十分小心,最后,他虽收了钱却只答应“考虑考虑”。

牛子龙得知权沈斋并不信任吴秉一后,决定以抬高吴秉一的身价再做尝试。数日后,吴秉一再次找到权沈斋,这次他除了带了大量银元和珍稀物品外,还带了一个“花名册”。吴秉一告诉权沈斋,只要“皇军”接收他,他愿意把自己的队伍拉来一块效力。这一次,权沈斋终于同意了。

相比于权沈斋,吉川考虑问题的方式则相对直接,他让权沈斋转告吴秉一,“归顺”的事他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吴秉一将队伍全部拉到开封,让他亲眼验看。

右为吉川贞佐

吴秉一万万没想到吉川会提这样的要求,于是他急中生智,称拉队伍动作太大,恐怕会惊动军统,不如把骨干人员带来,其他人员在开封城外的隐蔽地方候命。

1940年5月15日这天下午,吴秉一终于等到了权沈斋带来的当晚在山陕甘会馆见吉川的消息,牛子龙得知后非常兴奋,立即着手部署暗杀行动,并派四名特工冒充投诚队伍成员与吴秉一一起前往。可是这一次,牛子龙的如意算盘却落空了。

原来,这个大特务吉川还是很谨慎的,此次他只是单独召见了吴秉一,其他人甚至都没允许进门。但是对于这个变故,吴秉一并没有惊慌,反而对吉川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对答如流,简短的“面试”结束后,吉川十分满意,最后他给了吴秉一两张通行证,告诉他两天后傍晚再来,并把吴秉一队伍中的“副司令”也带来。

17日晚,吴秉一和地下党员王宝义按照约定时间来到了山陕甘会馆,凭借着吉川所给的通行证,二人顺利的进入了吉川所在的后院。进院后,吴秉一一眼看到了正在屋内与一名军官谈话的吉川,他立即掏出20响驳壳枪射向了二人,日军军官和吉川瞬间倒地,吴秉一走过去又对吉川补了几枪,确认其已死后才离开了现场。

至此,可能有人想问,难道特务机关没有军警把守吗?如此重地,肯定有严密的安保,之所以吴秉一二人如此进退自如,全赖牛子龙部署有方。

原来在吴秉一、王宝义进入会馆后,在门外负责掩护接应的军统特工们点燃了大量鞭炮,震天的响声不但掩盖了吴秉一射杀时的枪声,还将守卫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以至于后院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人知道。

考虑到事件可能带来的影响,日军方面两天后才向外发布了吉川被刺身亡的消息,随着各大报纸转载,吉川被刺案立即传遍全国。但是当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次成功的刺杀,竟国共双方在秘密战线上的联手壮举。